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夕阳风采

四十年前后,两游上海 周欣


发布时间:2018-05-24

                                                                       四十年前后,两游上海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中共扬州职大离退休二支部 周欣

        四十年前的二月间,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到过一次上海,算是旅行结婚。四十年后的春节期间,我们夫妻俩又一次来到上海,算是红宝石婚的一次纪念游。
        四十年前的那个二月对我来说,是有特殊纪念意义的,那一个月,我领了结婚证,又接到了扬州师院的录取通知。
中国古代有所谓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现在时代不同了,这四大喜事于人生的意义已经大不相同了,不过仍然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就我而言,结婚和考上大学都是决定我一生的两件大事,而其原因都在于当时刚恢复高考。而恢复高考,也可以看成是改革开放的序曲之一。
       那时我和女友(就是现在的妻子)都已经过了当时的晚婚年龄,之所以不能成婚,经济困难是主因。父亲虽然是领导干部,但那时干部普遍比较廉洁,父亲也不例外,家中一点积蓄没有,而且当时一点也看不出以后经济会有改善的前景。但是女方又觉得我人本分而且聪明,不忍离我而去。
       正在这进退两难之时,报纸电台公布了国家恢复高考的消息,更重要地是,不但不收学费,而且有五年以上工龄就可带薪上学。我就与女友说准备去试试,女友当时也并不认为我会考取,说试试就试试吧。
       江苏1977年高考分成地区初试和全省正式考试两轮,初试合格才有资格参加全省正式考试。初试考语文、数学。复试如果是文科,统考科目是政治、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如果是理工科考物理、化学,不考历史、地理。我是65年考上扬中的,初二以后的课程没有正式接触过,而且家庭成员中也没有初二文化水平以上的人可以请教。只是由于平时喜欢阅读,在同龄人中我感觉我的知识面是比较宽的,而需要老师辅导的数、理、化则是弱项,所以我只能报文科。当时我估计,初试两门是一强一弱,如能通过初试,复试五门由于是四强一弱,考取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参加完复试后,我就基本能断定考取了。我与女友商量,当时虽然允许已婚男女入学,但在校生是不准结婚的,如果等入学通知书到手,必须等四年以后再考虑结婚的问题了,四年间不确定因素太多了,需要有思想准备,而且四年后也未必能指望家庭有多少经济支持。这时,我的三个妹妹也都在谈恋爱了,据说当时扬城的风俗习惯是老大没结婚,妹妹们也结不了婚。在双方家长都明白这事不能再拖了以后,春节一过,就赶快让我们领了结婚证。我把当时上班骑的自行车卖掉,两人去了一趟上海,在南京路上闲逛了两天,算是旅行结婚了,什么婚礼婚宴全都免了。从上海回来后正好收到了大学入学通知书。
       也就在这年的二月,邓小平批准在全国建立广播电视大学这种当时国内还没有的新型学校。当我四年后大学毕业时,当时电大正准备开办文科,我就被分配到了扬州电大,然后就在这个单位一干三十年,直到退休。其间,扬州电大先是与扬州职业大学合并,后又与扬州教育学院合并,等到我退休2012年,学校正在与扬州环资学院合并,电大又从上到下整合为开放大学。
四十年后的二月,我觉得这个红宝石婚的纪念日,还是应该再去一次上海。四十年间,各地变化都很大,我也曾数次去过上海,但我妻是企业工人,遇单位改制,提前退休,没有再去过上海。
       这一次旅行由我们的女儿安排,当时正值春节长假期间,我们就住在了她的朋友家里。她朋友的住宅所在楼层较高,从上面看到的街景和建筑也已看出了城市发展的巨大变化。不远处那些低矮的红屋顶其实也是六七层以上的多层建筑。
       在上海的那几天,天阴多雨,不便多出门,我们就挑选了当年在上海去的几个主要地方重游了一下。当年去上海时,浦东还是人们不愿意去的地方,现在陆家嘴应该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了。虽是春节假日期间,陆家嘴通往中心绿地的天桥上人还是很多。周围的这些大楼全是国际上一流的大金融机构。其中最高的是中国第一高、世界第二高的超高层建筑“上海中心”,高632米,127层。江苏的最高峰是连云港的云台山玉女峰,海拔也只有625米。“上海中心”的净高比云台山玉女峰的海拔还多出7米。我们乘电梯来到118层观光,从“上海中心”观光层看到上海的第二、第三高楼、东方明珠,有一览众山小之感。
从外滩这边看陆家嘴也很壮观。由于天气原因,不能看到对岸建筑的全貌,但也能感觉到对岸建筑群的气势。从街景看,外滩这边几十年来变化就很小了,基本保留了原貎。
       进入南京路也感觉近几十年变化不大,只是当年最繁华的一段现在已经改成纯步行街,估计是作为老街区保护了。虽然是雨天,街面上游人依然很多。当年逛南京路的印象已经不深了,印象较深的一个场景是试衣服时,妻身上穿的用本白手套纱织成的“毛衣”引起上海人的兴趣,多人围上来研究其质地和款式。妻是用节约下来的劳保手套拆成线打的“毛衣”,上海人没见过。现在遇到类似的情况,不会再有人凑上来了,随便你穿什么奇怪的服装,人们也见怪不怪了。
       国际饭店当年是非常著名的建筑,现在在周围建筑的陪衬下,已经觉得很普通了。但其出品的蝴蝶酥依然非常受欢迎,一小袋32元,价格不便宜,但是排队已经到街上了,而且一会儿就卖完了。
       没有想到的是,春节期间复旦大学居然成为许多市民的游玩景点,人们在学校门口和校园内到处拍照留影,多数是年轻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的。学校食堂的饭菜,其质量之好、品种之多、价格之廉,也使我感到意外。
       这次来上海,主要是纪念性质。由于天气不好,身体不好,我们外出并不多。网上介绍有些地方太拥堵,如城隍庙、豫园一带我们就没有去。坐在车上看街景,能够感觉到改革开放以后城市面貌的巨大变化,与其他城市相比,多数地方的街景并没有什么特色。